奇奇怪怪就来了

因为最近疫情的影响,莫名多了非常多宅在家里的时间,在忙完学习工作之余也能够有一些空闲的时间来思考,复盘一下自己在新加坡这三四个月经历。

其实来新加坡这件事纯属巧合,记得当时还在 MSRA 实习的时候,同时和侯哥在清华一起合作一个创业项目。虽然最后这个项目因为一些不可描述的原因流产了,但是某一次讨论的一个完全无关的 “新加坡话题” 却让我有了来新加坡积攒科研经历的想法。毕竟在这之前,我对新加坡完全没什么印象,也不知道这里的学校居然会花钱从海外雇 RA,RE 这样的科研人员(印象中这种 intern 和底层科研人员大多数是自费的 visiting labor)。虽然没有之后在新加坡深造拿学位的打算,不过作为一个可以赚钱又可以学习的机会,我觉得是很不错的。

于是我就根据新加坡两所学校(NUS, NTU)的招聘主页信息瞎发了求职几封邮件,由于自己也没有决定以后是否要去做科研,更没有所谓的科研 taste,所以是类似于硬核求职招聘这种方式给老师发邮件询问的… 现在想来确实年轻气盛。不过令我比较意外的是,没发几封邮件,不到一个小时就有一个南洋理工大学的教授积极回复了,并且很快给我安排了一场面试。我也就没有继续再投,毕竟那时候有 Google Summer of Code 和毕业设计等一系列的琐碎事情需要考虑。

之后就顺理成章的通过了面试,办理起了新加坡签证。在度过了一个大学生涯最漫长的暑假以后(不得不说办理这个工作签证真的非常耗时),从四月份最早的邮件到十月份第一次踏上新加坡,我也算开启了本科毕业后的一段新的生活。正如当时和黄院长说的,我准备花一些时间去尝试不同的选择。

熟悉

因为这里华人非常多,初来坡县的我并没有什么不适感。而且舅舅一家很早就移民到了这里,所以加上亲人的帮助,我很快就适应了这边的生活。其中特别感谢舅妈帮我找了个离南洋理工特别近的住处,房东人又好,环境也很喜欢。

总的来说,新加坡的环境是很好的,街道非常整洁干净,这里的人素质普遍也比较高。当然,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不得不说新加坡真的特别富有,滨海湾花园,金沙湾酒店,充满整个城市的各种绿化,看了只会让人感慨:真尼玛有钱啊!

所以这里的大学富有也就不奇怪了。坐在 NTU 校内的公交车上就能够近距离感受这个包含这大片森林的学校,现代的绿色建筑,高档的学生宿舍,在学校甚至时不时能看到野生动物,据说会有野猪和蛇出没。

这里的蜗牛巨大无比,第一次见到非常恐慌。

在南洋理工计算机学院的正对面,是一片巨大的草坪,这个草坪的垂直高度有四层楼,在实验室看电脑看久了,走出来静静看着那片草坪真的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

不过新加坡也有我不喜欢的地方:气候。我非常讨厌这种一年四季都这么炎热潮湿的气候,不光在室外会受到高温打击,在室内又容易被超冷的中央空调摧残。老实说,在新加坡不适合皮肤保养(除非一直待在室内),所以在学校里我很少见到皮肤能和国内相比的本地姑娘。这里的人肤色会比国内更偏黑黄一点,但是由于穿得少比较凸显身材,这里的男生女生都给人一种颇具野性(?)的即视感。

总的来说这里的各种环境我是很满意的,不过由于这个地方真的非常小,所以实际上能够游玩的地方并不多,很快这种初来乍到的新鲜感就被各种枯燥无聊的平庸生活给取代了。

毕竟我不是来玩的,在哪里生活最终还是会找到规律。

焦虑与重启

因为经历了两个申请季,对现在所处的这行目前的竞争状况也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所以个人的焦虑也随之而来。但是更大的焦虑并不是来源于之后想要获得去哪里深造的机会,或者 “上岸” 的难度增加了,而是来源于对自己毕业之后消散的热情导致的危机感。

我并不觉得现在同龄人焦虑的 “上岸” 和各种 offer 是非常有意义的。因为无论计算机,人工智能行业目前多么疯狂,多么火热,实际上个人应该获得的和他真正付出的,创造的价值是会随着时间而趋于平衡的。但是不得不说人在这种趋势下想要保持本心,不受影响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来了新加坡以后自己的感触尤为深刻。

怎么说,因为新加坡真的是个很好的地方啊!舒适的环境,轻松的科研工作,丰厚的薪酬。这完完全全就是为我打造的一个新的舒适区啊…… 然而在这种环境下,我发现自己的科研水平并没有得到多大的提升,一部分来源于研究组的原因,另一部分是因为目前并没有非常感兴趣的研究方向。走马观花在各个领域涉猎,没有人指路是一件很难受的事情,再加上这种周围人浮躁功利的心态影响,似乎在 CS,AI 领域,你三个月没有顶会论文就是菜鸟了(?)。来了新加坡以后,我发现自己时常自己莫名其妙地 push 自己,然后一看时间流逝的飞快,便觉得很失落,似乎自己非常失败。

于是乎,我准备安心下来,认清自己的处境和想要达到目标的差距,这也是为什么我准备写一个新加坡的总结的原因,一来记录,二来复盘。

其实第一天来到南洋理工,抱着要好好做科研心态的我就发现,当时自己去求职页面上 “求职” 这个操作是非常失误的,因为你并不了解人家在做什么。当我意识到了这一点,我决定稍微改变自己的预期和目标,尽量让自己的计划拟合目前的环境。所以来这里的前两个月,我利用一些空闲的时间去考了一次 GRE,并没有指望能做出多少科研成果,科研也基本上是划划水。但是事实证明,人很难在短时间把多件事情都做好。英语考试还是要砸时间全力应付的,这次考试成绩并不理想,加上时间精力分散,科研也进行得不尽如人意。

在考完 GRE 的那天爸妈来新加坡旅行了,一家人疯狂地嗨皮了几天,算是这一连串事情之后的一点调味剂。南洋理工有员工福利,可以免费领取去新加坡动物园和各类景点的门票,于是我乘机撸了一把羊毛去玩耍了一下。

新加坡有个夜间动物园,只有夜晚才会开放给游客,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体验。

之后便是被疫情笼罩的春节,也是自己最丧的一段时间,因为时间过的真的很快,加上之前俩月英语学习和科研时间安排的不合理,导致二者都没能做得好。再加上积压的心累和疲劳在春节期间爆发,我成功在过年的时候病倒了…… 在家躺床躺了三天,什么事情也没有做。

现在略微能够体会在海外的那些博士朋友的心情了,相比国内那么多朋友,在国外的时候想找个人聊聊人生谈谈心都很困难。新加坡已经算很不错了,如果让我一个人在什么北欧的某个村子里窝着搞科研搞几年,确实有够受的。

所以我静下来思考,如果找不到那种非常热爱的东西,确实没有必要去读博,因为这肯定不会是一个很舒服的过程。于是我给自己定了个小小的目标:不求什么顶会论文,什么高大上的科研经历,牛逼的推荐信,我只要在新加坡搞定英语,并且找到自己喜爱的,愿意付出时间去研究的东西就够了。这件事情本该本科还在学校的时候去完成,但是不知怎的我竟然给自己定了个这样的目标,想想也是蛮可笑的 : (。

不过话说回来,有的时候拨开各种浮夸功利和灯红酒绿,让人安心的还是那些自己想做并且乐在其中的东西。

微光

在新加坡,我养成了经常去游泳健身的习惯,在坚持了一个多月以后,我确实感觉到了自己的一些改变,明显上半身更加壮实了。希望自己能够坚持下去,毕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

GRE 考试和春节之后这种萎靡状态持续了一段时间,刚好遇上疫情爆发,我们研究组都在家里进行工作,所以那段时间一直窝在家里不知道干嘛。直到二月份生活才慢慢回归正轨,这里要非常感谢郑总,提供了各种约饭约自习的机会。事实证明无论是科研还是学习,在家里都不是一个好选择,因为我真的没法控制住自己不在家里刷剧和睡大觉……

另外的一个感悟就是:生活,工作和自己的学习一定要分开,分得清清楚楚,不然就会有各种事情混在一起啥也做不好的情况发生。这种分开不仅是分开工作用和自用的电脑设备。更要分开时间段和场所: 在实验室就绝不摸鱼学英语;在图书馆就老板打电话找我干活也不管;周末就是学习和放松,坚决不去实验室,去你丫的工作。我觉得这是离开学校以后的最大的收获,无论我现在是在大学工作,还是企业工作,无论我现在是一个人还是一家人,这样的规划确实可以提高时间的利用率。

在坚持了这样的一段时间以后,我明显感觉到无论是工作中的科研还是自己的计划都更加有条不紊地进行了,期待不久之后的 update。

另外,在这里工作了一阵以后,和大学相比很明显的一件事情就是腰包充裕了,这份可以和国内一线城市程序员媲美的薪水让我开始思考怎么把这样的一笔钱投入合适的理财产品,并且尽早开始提高这些资产的利用价值。虽然之后深造的计划可能需要各种资金,但是学习和尝试一下投资并不是坏事。刚好实验室的一些小伙伴都对投资非常感兴趣,于是我们自己搞了个理财投资研究组,其中不乏美股狂跌然后三倍杠杆做空美股的大佬,和投资口罩科技一天翻倍的大神。

对于我这种小白来说,我选择了定投指数基金这样的投资方式,主要投资科技股和医疗行业。毕竟炒股很投机,风险也相对较大,最主要的是我并没有很多的精力来应付股市的变化。虽然基金和股票本质并无差别,但是对于我来说,做长期的投资会相对会更加稳妥。另外为了抵消一些通货膨胀的影响,我还将一部分资金投入了黄金市场,当然,我经常忘记买了黄金…… 毕竟平常也不会很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