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转眼八月又要过去了,第一次感受到到漫长等待给人带来的的焦虑感,果然影响人状态的更多是未来,而不是现在呢。之前虽然早就被告知等待入职是一个长时间的过程,也为这段时间找好了该做的事,不过却因为一些个人原因增加了对新加坡的期待,比如和某些人去吃大螃蟹、豆浆冰淇淋,去看海底世界。

经常告诉自己 “一切随缘”,但是骨子里自己可能不是这么想的罢。

二.

很久之前和科大计算机系的 WenChao 老师交流过,他说:”任何事物只要阅过了它的本质,之后便觉得索然无味,这点你和我很相似”。当时没懂这句莫名其妙的话是什么意思,现在反过来看却觉得挺有道理。

毕竟熟悉,才是热情最大的杀手。

最早写某种程序给我的感觉是:能从这个过程中学到 80%,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写这种程序的整个过程能够给人带来的新知识越来越少,现在也许不到 5% 了。再往后便逐渐会产生厌烦的情绪,因为技术已经不能够带来什么新的知识了,剩下的都是业务逻辑。这也是为什么我会想转型尝试科研,或是参与一些 startup 工作的原因。

不过很遗憾,这个世界永远不缺新人,缺的是熟练工。

三.

不得不说王立铭老师的《生命是什么》真的是一本不错的科普书,当时送书到现在也快一年了,阅读它早有打算,却总是因为一些其他事情所搁置。

我觉得此书最大的特色就是能够从不同学科的角度解释生命科学,比如从天文学、物理学、数学甚至计算机科学方向来看待生命的问题。这在科普读物中是很难得的,因为 “前沿”,“交叉学科” 总是给人一种莫名的压力……实际上,通过多角度的思考,反而更能够透彻的理解那些看似枯燥的知识。

很多事情在你一无所知的时候感觉比登天还难,但是事实并非如此。你只是没有跨出第一步而已,这也是科普读物存在的意义。一本好的科普书,是能够给人方向的。

四.

前天参加了一场高中同学的婚礼。

新郎是当年的同桌,新娘是高中要好的同学,从校服到婚纱,我见证了他们从高中到大学,再到同一所实验室 PhD 不离不弃的爱情。祝福之时也忽然为自己感到惶恐:一直都觉得自己还年轻,还不需要考虑这些问题,但是周围却有人已经早早把你甩在了后面……

之前和硅谷 Minh Chau 交流,他当时说了一句很中肯的话:“不要太早恋爱结婚“,他觉得家庭是一个责任的来源,有了心爱的人和家庭以后需要承担更多很多的责任,而这些责任会影响年轻时的决策。

这话不无道理。不过人们总是更向往这样所谓 “幸福的枷锁”,即使承担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