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自己熬过这段迷茫

怀着紧张与不安,我按下了发送键,一份简单却打磨已久的实习简历就这样送到了Google。

我不知道会有什么消息,我一无所知,甚至有点害怕。

大二的这些日子,感觉和自己的预期相差甚远,有的时候甚至会思考:自己到底像不像一个大学生?
不论是在杂乱拥挤的男生宿舍,还是在空旷无人的工作室,总是头顶一丛又长又乱的头发,留着好几日忘记修剪的胡渣子,看着眼前给书本垒得老高的计算机。
刚开学就这样翘了好多课,甚至为了一个问题解决了七天七夜。
这就是我真正想要的大学生活吗?照照镜子,发现自己都快不认识自己了……

和文涛一起漫步山中校园,又想到了之前在山中那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抱着吉他坐在情人坡感受天工湖吹来的伴着泥土气息的风;或是踩着滑板看着远山冉冉升起的朝阳……格子衫、牛仔裤、一双磨得平底的滑板鞋。

一直以来都在追求所谓的自由,结果发现只不过是关在牢笼和带着枷锁的区别而已。不像以往,现在的生活变化得太快,快得让人心烦,甚至是害怕。总有人在你身边冷嘲热讽,总有人在你的身边分分合合,总有那么多喜欢厌恶,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人变得不爱说话,更不敢有什么感情投资。

高中作文常写社会之气浮躁功利,现在虽然不想提笔作文,却对这一番论调有了更深体会,一叶孤舟,吾生须臾。

世间最遥远的距离不是飞鸟与鱼,是喜欢却不能追求,热爱却无法执着。办公室的翔学长临近毕业却一点儿也不愁考研找工作,而是整天在工作室研究计算机,看着各种网课刷着各种题,乐此不疲。记得结课的时候他躺在工作室的地毯上长吁一口气:“终于可以为了自己而学习了”,我觉得有些可笑却又佩服,他说:“我不想要多么高的薪水,多么好的待遇,我只羡慕有的人懂的那么多。”

现实很多时候确实不像想象的一样,本以为来到通信能够获得更多志同道合和朋友,但是待了这么久却发现自己越来越孤独,就像文涛说的一样:“我最要好的朋友变成计算机了”。但是转念一想也算了,无论是朋友还是创意精英都不是说有就有的,世上总有那么多的有心栽花花不开,既来之,则安之。虽然有的时候感慨万千,但是也不会后悔,毕竟很多人连感慨的资本都没有……

只是怕自己辜负了这一片大好春光与暖阳,成为一个蹲在角落的技术宅。